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

网络

旗下栏目: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

公言强:在海上创造世界记录的北方“旱鸭子”

发布时间:2019-06-25 来源:原创/投稿/转载 作者:admin 人气:
摘要:5月28日,正好是中午12点左右,海缆施工船——启帆9号的甲板上热闹起来。承载着海缆的巨大罗盘“喀嚓”转动起来,船员把一个个轮胎串连到海缆上,抛到海上,海面上浮起一条长龙。 这是即将完工的500千伏交联聚乙烯海缆敷设工程的现场,也是工程的最后一个环

  5月28日,正好是中午12点左右,海缆施工船——启帆9号的甲板上热闹起来。承载着海缆的巨大罗盘“喀嚓”转动起来,船员把一个个轮胎串连到海缆上,抛到海上,海面上浮起一条长龙。

  这是即将完工的500千伏交联聚乙烯海缆敷设工程的现场,也是工程的最后一个环节。5天4夜后,它将从镇海端登陆到大鹏山岛,创造我国海洋输电史上又一项记录。

  登上启帆9号,需要从登陆艇接驳登陆。艇刚开,马达声就慢慢小了起来,艇的螺旋桨在水下被卡住了,失去了动力。

  这是我们谁都没有经历的惊魂场面。大家能想像,茫茫大海,船只一旦倾覆,海浪一卷,尽管穿了救生衣,被营救上岸的可能性仍然很小。

  启帆9号派出的第二艘登陆艇很快,两个船老大,缆绳一抛,船头船尾一绑,随着声声马达,我们乘坐的无动力船被拖到了启帆9号。

  公言强在甲板上接应我们。这是一个瘦削、皮肤有点黑的男人,臂膀很有力,顺着他传来的力道一跳,我们顺利的从登陆艇跳上启帆9号。

  “没事的,一点点惊吓。这个级别的风浪,看着危险,实际上船是不会倾覆的。”他从风浪、岸堤水深、潮水等方面向我们解释,看上去就是一个“老渔民”。

  公言强从东北电力大学毕业后,来到舟山,被分配到海缆施工船上工作。当时,他一脑袋懵。“电力公司怎么还会有海上作业?我一个北方旱鸭子,学的是输电线路专业,能行吗!”

  “几大碗的米饭吃下去,我都感受不到饱肚的感觉。”他打趣说多半是晕船严重到连身体的细胞都晕了。

  那是在海上四处漂泊的日子,一年起码有200多天吃住在海上,海洋和施工船,就是他第二个“家”。

  至于我们所经历的海上惊魂一刻,对他而言,不值一提。“要知道,越是恶劣天气,船上设备越容易出事,我们必须要及时抢修。”

  公言强曾经想过放弃。那一晚,师傅陪他坐在船头,看着浪花翻滚,潮起潮落。“师傅讲的是他自己的故事,当年,带着施工队第一次把海缆接到嵊泗岛,海岛居民用上大陆电,再也不用愁缺电,家家户户敲锣打鼓,送锦旗、送海鲜。”

  这一幕,公言强也经历过。看到施工队把海缆接到自家岛上时,纯朴的岛民露出的幸福笑容,一口一个,“小公,要是上岸了,一定到我家去吃饭。”

  “这是尊重啊!舟山有很多岛屿,那时候,不少偏远小岛仅靠柴油发电,限电缺电,我们肩负着把电送到他们手里的重任。”

  现在,公言强早不是一个旱鸭子,“从码头到启帆9号,我差不多能游几个来回。”除此以外,他还是精通潮水、风力、水深等等的海洋专家。

  九年的时间里,他每年出差达280余天,负责和参与了省内外海缆敷设工程建设30余个,其中包括110千伏嵊泗联网工程、国内首个220千伏响水风电海缆敷设工程、220千伏鱼山输电线千伏联网海缆敷设工程等多个重大工程,他的施工足迹遍及苏、闽、粤等沿海地区,累计敷设海底电缆超1000公里。

  每到一个地方,他花在勘测上的时间,甚至要多过于施工的时间。什么时间潮水会大,什么时间风力会弱,什么时间最适合施工,大概能施工多久。这些,他能从施工的海洋现场环境发现。

  “你看,远处岸上的烟囱,烟雾是凝聚不散,这说明风小。如果风再大一点,烟雾会显得更松散一点。”

  2016年,公言强负责的国网首个、国内最难的鲁能风电项目,工程中采用的牵引+脚手架的海缆登陆新方法、埋深+预留敷设余量的新工艺,就是他在30多公里长的海域勘测了一个多月,最终确定施工,创造了多项国内第一。

  “施工结束后,正是中国杭州G20峰会召开前夕,安保工作特别严。我跟总经理一起,从舟山跨海大桥出发,出收费口时,我们都交了身份证接受检查,总经理很快就通过了,而我被拦住了。”

  随着宁波镇海端入海的最后一根500千伏海底电缆,历时5天4夜,成功登陆舟山大鹏山岛,标志着世界首个500千伏交联聚乙烯海缆敷设工程顺利完工,创造我国海洋输电史上又一项记录。

责任编辑:admin